【劇名】:河伯的新娘2017(韓語:하백의 신부 2017)
【播送】:韓國tvN台
【類型】:tvN
【首播】:2017年07月03日
【時間】:每週一、二晚22:00各播出一集
【接檔】:Circle:相連的兩個世界
【編劇】:鄭允晶《未生》
【導演】:金炳秀《九回時間旅行》
【主演】:南柱赫、申世景、鄭秀晶、林周煥、孔明
【集數】:16集
【簡介】:http://program.tving.com/tvn/tvnhabaek

播出資訊:

愛奇藝台灣站 7/4(二)起 每周二三上午10點 播出

前3集免費看!

劇情介紹

講述為了久旱不雨的村莊而成為河伯新娘的素兒的故事。

人物介紹

河伯-南柱赫 飾演

不小心墜落地球的水神,與素兒相戀。

素兒-申世景 飾演

神經外科醫生,與河伯相戀,後來成為河伯的新娘。

海拉-鄭秀晶 飾演

暗戀河伯的水國之神。

後裔-林周煥 飾演

渡假村的代表,與河伯站對立,暗戀素兒。

飛廉-孔明 飾演

風神。暗戀武羅。

╭☆影片-愛奇藝台灣站

河伯的新娘:第1集 父母之緣 

河伯的新娘 : 第2集 命運遊戲

河伯的新娘:第3集 你想信的就是真的

第1集文字介紹 

水國,時隔三千年,紅水的出現,預示著神界要迎來新皇帝了。大祭司趕緊派人將訊息告知河伯大人,河伯得知訊息之後,立馬與大祭司會面詳談。紅水出現七次,就要進行繼位儀式了,只要在最後一次洪水湧現前,拿到神石回來即可。距離最後一次紅水出現的時間還很長,河伯有機會可以好好玩耍一番。但是河伯拒絕了,他覺得這種毫無意義的儀式行為沒有存在的必要,若他能成為王,他一定要廢除這儀式。 

人界是有神的仆人,若是河伯遇到麻煩,可以找神的仆人幫忙,河伯接過了神符,據說只要神的仆人拿到這神符,就能明白一切。此行河伯的隨從是南修利,河伯讓他為自己準備人界最好看的衣服以及送給武羅的禮物。 

尹素雅是一名精神外科醫生,這天,一名精神病人精神失控,將桌上的咖啡潑向了尹素雅,幸好劉相柳及時趕到將病人帶了出去。尹素雅看著桌上的各種催款單,心力交瘁,和劉相柳一起到外面喝酒吃飯。因為醫院經驗不善的問題,銀行也拒開始催還款。尹素雅突然想起自己曾收到一枚來自富二代的戒指,於是她又辛辛苦苦的將當初埋在地裡的戒指挖了出來,打算典當抵債,卻因為天空的一束亮光昏了過去。

原是河伯因為降臨的方法出現問題意外傷及尹素雅,河伯看著赤裸裸出現在地面上的自己,無奈之下,只能穿上尹素雅今天弄髒的醫生外袍,匆忙離開,在路邊遇見了穿著自己衣服的南修利。河伯誤以為湖中的噴泉是自己法力作用的結果,得瑟的揚了揚嘴角。卻意外看著到了站在湖對面的尹素雅 。原來尹素雅因為發現自己的外套和鑽戒丟了,打電話通知劉相柳,兩人約在公園見面。不可一世的河伯為了償還自己私自拿走的衣服,問尹素雅想要什麼,尹素雅不知緣由,將他當作了一名精神病人,隨口說了一句“錢”,不料河伯卻上了心。兩人拉扯間,劉相柳及時趕到,帶走了尹素雅,只留下了一張名片。不認識人類文字的河伯並不知道上面寫的是精神病醫院的位址。至於尹素雅說的關於鑽戒的事情,劉相柳是一個字都不信。 

南修利得知河伯法力回復時很開心,急忙讓河伯變金子,卻發現河伯的法力壓根沒有回復,場面一度尷尬。南修利將河伯帶到了晚間休息的地方。為了拿下英國人手裡那份地皮,公司財務部與銀行進行接洽,有家銀行願意為公司好幾個項目降低利息,要求是要和代表一起吃頓飯。身為代表的飛廉在考慮之後也就答應了。 

為了能緩解貸款危機,尹素雅第二天就來到了其中一家銀行,接待人員卻因為尹素雅的信譽原因,將4%的利息提高到了7%,迫於無奈,尹素雅只能答應。接待人員卻並沒有因此報以好臉色,讓尹素雅從早上等到了下午,雖然煩躁,卻還是耐著性子等候。卻見對自己冷淡的接待人員殷勤的為另一位顧客,也就是飛廉服務,甚至將利率降到了1%。尹素雅一氣之下破門而入,與接待人員發生衝突。飛廉有意為其圓場,不料尹素雅不但不感恩還加以諷刺。幾人不歡而散。此時正在外面發醫院名片的劉相柳和飛廉的司機發生了衝突,弄換了車子的雨刷。尹素雅只能撫著額頭,不知該說什麼。 

南修利和河伯決定去有神門的土地,去見神的仆人。此時他們還不知道,那塊土地的主人就是尹素雅,而尹素雅正想法設法的想將其賣出去。兩人剛趕到地方,尹素雅開著車子出現了。河伯意識到對方就是自己想找的仆人,行事向來隨心所欲的河伯,覺得哪怕不用神符,也可以用魅力征服對方。不料素雅竟然拍開自己的額手,驅車離開,情急之下,南修利舍身攔車,誤以為自己撞上南修利的尹素雅,讓兩人上了車。一路上河伯都在觀察尹素雅開車的動作,南修利已經睡著了,因為導航出錯加上車子沒油,幾人被迫停車。 

尹素雅準備下車去找人幫忙,被河伯攔下,河伯看出了她的疲倦,強制性的將她丟人車內,心安理得的讓南修利去找人幫忙。尹素雅撐不住就在駕駛座上睡著了,一覺醒來卻發現河伯依舊在車外站著,心有不忍的尹素雅讓河伯坐上車等人。 

河伯幾次三番的表明自己河伯的身份,可是尹素雅卻覺得自己和河伯難以溝通。耳朵受不了河伯的荼毒,尹素雅決定下車一起去找人幫忙。兩人走著迷路了,傳回途中,竟然遇見了野豬。尹素雅當即拉著河伯跑了起來,躲進了車子的後備箱,她因為害怕,內縮了河伯的懷裡,毫無自制力的大喊大叫,並緊緊的抱住河伯。河伯第一次看到一直處於冷靜強大的尹素雅露出這麼脆弱的一面,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只能抱著她無聲的安慰著。狹小的後備箱裡彷佛有什麼特殊的情愫在醞釀。 

此時,南修利終於找到了人幫忙,對方是個獵戶,出手解決了野豬,一群人才得以安全。晚上,是河伯親自開車送幾人回去的,雖然是第一次開車,但是感覺還不賴,河伯如是說。河伯再一次提起了關於神與神的仆人的約定,如果尹素雅拒絕,那她會很辛苦的。尹素雅卻不以為意,她現在過得就很辛苦,所以就算河伯說的是真的,她也不在乎。 

河伯見自己說什麼都沒用,決定釆用那個特殊的方法,河伯靠近尹素雅,將其拉入懷中,對著尹素雅的唇親了下去。南修利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的是,河伯此時已經沒有神力了,那麼仆人的覺醒是完成不了的! 

第2集文字介紹

尹素雅跑回家,滿腦子都是自己和河伯親吻的畫面以及河伯對自己說的話,尹素雅極力的想要忘掉這段記憶,卻依舊平復不了內心那奇異的心情。她懊悔自己為什麼會沉迷在河伯的吻中,還閉上了眼睛。

另一邊,申後羿還在忙土地購買的事情,其中5000坪的戶主是沈會長,沈會長此人明明坐擁億萬財富,卻吝嗇的讓人髮指,就連地上五毛錢,他都會揀起來。申後羿決定親自去和沈會長談談,但是他心裡明白,這5000坪土地的購入會花更多地費用。

第二天一大早,為了能獲得足夠的錢維持兩人的生活,南修利將河伯帶到了一個輪滑比賽現場。河伯的學習能力很強,只要看一眼就能輕易的做到更好。為了不讓南修利餓肚子,河伯勉為其難的報名參加了比賽,可惜河伯從來都是個不知道收斂光芒的人,他表現的很出色,讓主持人誤以為他是個職業選手。原本一切都好好的,但是河伯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尹素雅,素雅為了昨天的親吻時間,一晚上都沒有睡好,早上醒來已經十點,臉上還有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她在劉相柳聒噪的提醒下,決定出門運動,這才遇上了比賽中的河伯。

尹素雅行蹤暴露以後,轉身就跑了,河伯不顧比賽,踩著滑板就追了出去,卻依舊被尹素雅跑掉了。比賽黃了,南修利很傷心,這意味著他將繼續餓著肚子,但是他不敢怪河伯,因為河伯本來就只是一個不知人間疾苦的神。

尹素雅回到醫院,聽見劉相柳在擔心雨刷的費用,她讓他別動小心思,就坦坦蕩蕩的和對方說“按保險來吧”。之前尹素雅一直在負責一個名為馬奉烈的精神病人,對方家長準備為其辦理住院,需要尹素雅簽字,素雅點頭表示知道了。還不待素雅松口氣,建筑物的代理人房部長過來通知,以後要上漲五千萬的保證金,素雅立馬跑出了醫院去追房部長。卻在斑馬線處為了輔助說明一個老人,沒有追上。但是這一幕被來找沈會長的申後羿以及來找她的河伯看在眼裡。

河伯誤以為對方是來接自己的,信誓旦旦的和素雅講著自己的需求,還想著要登堂入室。南修利苦著臉站在一邊,卻不敢阻止。蘇素雅忍無可忍的將南修利拉到一旁,讓他不要再縱容河伯,帶他去住院檢查。南修利表明自己與河伯已經無家可歸,希望尹素雅可以收留,可是素雅因為童年一些不美好的經歷特別反感這種善意的行為,拒絕了兩人,幾人不歡而散。素雅轉身和劉相柳打電話的時候聽到了特殊的音響,她當作是自己幻聽。

南修利在五十幾年前在人界埋下了黃金,帶走河伯去尋,卻發現犁地已然建筑高建,金子的蹤跡難尋。兩人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正在餐廳吃飯的乞神周杰林意外的瞥見了河神,悄悄的跟了上去。乞神和河伯有過一段淵源,他曾向河伯挑戰,輸了卻劃傷了河伯的臉,逃到了人界。乞神強吻了河伯,得知對方已經失去神力,癲狂道河伯你就要大禍臨頭了!

申後羿其實是沈會長的侄子,沈會長有個孫女武羅,混跡於娛樂圈,跟申後羿特別不對頭,可是後羿壓根不把她放在眼裡。申後羿跟著沈會長進了辦公室,他表明了來意,兩方協商之後,申後羿以市場價的七倍買下了那5000坪土地。正當沈會長想要抓取更大的利益時,尹素雅為了保護醫院的店面,闖了進來。素雅看見申後羿也在辦公室,頓時渾身不自在,沒有多說就離開了,沈會長稱明天交不上押金就搬出去。在等電梯的時候,素雅又聽到了奇怪的音響,她依舊當這一切是幻聽。素雅很快就收到了馬奉烈逃跑的訊息,明明不想多管閑事,可是素雅還是出去找人了。

此時的河伯和南修利因為錢不夠,只能坐地鐵,河伯意外在一名女子的手機上看到了武羅的影像,不自覺的跟著她下了地鐵,等南修利和河伯反應過來的時候,地鐵已經開走了。河伯站在站台卻意外的見到了逃跑的馬奉烈,馬奉烈有強烈的感應,他覺得河伯就是自己要找的神。於是他和河伯回到了江漢,還買了很多好吃的帶過去。河伯覺得自己是神,不需要進食,但是他忍不住吞咽口水,緊緊的盯著對方遞給自己的雞腿。馬奉烈趁機拍了自己與河伯的合照發到了ins。

馬奉烈因為河伯的話情緒變得激動,他一面相信河伯是自己要找的神,一邊又不相信河伯否認自己的人生觀。本就處於情緒崩潰邊緣的馬奉烈在尹素雅出現的那一刻,更是出現了自殺傾向。但是尹素雅卻不敢走近河邊,因為她畏懼水,打從心底的畏懼。尹素雅的過去並不幸福,十四年前,她就跳海自殺過,被河水緊緊包圍的窒息感,黑暗,冰冷,她永遠也忘不了。但是馬奉烈卻覺得素雅是個虛虛擬的人,一直說要拯救自己,卻都不敢真的行動。看著馬奉烈越來越靠近河邊,素雅無助的哭了起來,卻絲毫不敢靠近河邊一步,就連拿手機警示的手都在顫抖。馬奉烈最終還是跳水了,素雅自暴自棄的想要過去救人,卻被河伯攔了下來。河伯發現了素雅的異樣,本不想因為人類下水的,可是他看到素雅那無助的樣子,跳下水將人救了上來。

馬奉烈還活著,這個事實讓素雅開心的哭了出來。河伯看著在抓著自己衣服在自己身上哭的素雅,他表示自己真的越來越看不懂這個女人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跳下水的那一刻,素雅內心有多害怕。

空中似乎有音響一直在重複:這就是命運啊。

第3集文字介紹

尹素雅打電話讓醫院的人將馬奉烈帶走了以後,和河伯道謝,河伯的表現很是冷淡。她發現河伯就住在河邊的氣墊帳篷裡,很驚訝,卻沒有做好帶河伯回家的準備,再次道歉就離開了那裡,河伯沒有阻攔。但是尹素雅的耳邊再次傳來奇怪的音響,指責自己忘恩負義。

尹素雅打電話給自己的好朋友,將自己幻聽的情況說給她聽,素雅一開始以為是自己太累了,可是最近幻聽的次數越來越多,她不得不重視。炎美覺得是因為素雅自己的實際行為與自己的意識相反,才會產生這種幻聽,只要順著心意來就會好轉。據素雅所說,那個有病的河伯是個內心幼稚而又溫暖的人,在對方對自己有大恩的情況下,拒絕對方的要求,才會產生類似於忘恩負義的幻聽。

為了生活,南修利是在一家店裡面打工,他發現河伯最近餓得次數越來越多。河伯一開始還很抗拒吃人類的食物,但是最終還是欲望戰勝了理智。

尹素雅被幻聽越來越嚴重,她不得已來到河邊找河伯,希望河伯不要再把自己當作神的仆人,她可以幫河伯聯繫自己導師進行治療,因為自己能力有限,只能做到這裡。河伯搖了搖頭,對尹素雅一直否認自己身份的事情感到無法理解,他當然不明白一個人類在沒有任何的前先決條件下相信這個世界有神,而自己還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每天都在想素雅,想她究竟為何會如此愚笨。河伯告訴素雅,在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她可以完全相信的人。素雅再次默然,留下一句,改變主意了就來找我吧。素雅安慰自己已經盡了全力,所以幻聽不會在出現了,可是坐在辦公室裡,她還是聽得到桌邊的仙人掌在說話,尹素雅被折磨出了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尹素雅想起河伯和自己說過,“不接受當神的仆人,就會經歷一切”,難道幻聽也是需要經歷的一切裡的嗎?素雅再次陷入煩躁的情緒,她甚至懷疑自己也快要瘋了。劉相柳覺得最近的素雅很是狂躁,卻不知道原因。煩不勝煩的素雅走出辦公室,接過了劉相柳手裡世雲大學“同門之夜”的邀請函,劉相柳建議她借這個機會和朋友好好吐槽一下自己最近的煩惱,說不定會好受一點。

素雅穿著高跟鞋去參加同學會,卻發現地點在很偏僻的山上,腳酸的她遇到了申後羿。習慣性的拒絕了申後羿的輔助說明,申後羿沒有意識到素雅的口是心非,讓人開著車就走了。素雅誤以為他是故意逗弄自己,更加的討厭申後羿。

河伯在大電視再一次看到了武羅,但是依舊不知道去哪裡找武羅,於是他帶著南修利去醫院找尹素雅,卻發現尹素雅不在,去ground酒店參加大學同學會。

到了地點後,素雅才知道申後羿是大自己兩屆的前輩,同學還在一邊講申後羿的各種優點以及成就,聽得素雅只翻白眼,不小心便多喝了幾杯酒。素雅剛否認和申後羿認識,就見申後羿走過來和自己打招呼,面對同學們詫異的眼神,素雅皺著眉走開了。

申紫夜和素雅一直互相討厭,素雅原想躲開她,不料申紫夜故意嘲諷她,兩人在樓梯口懟了起來。素雅忍受的住所有的嘲諷,卻無法接受她拿自己父親的事來說自己,忍住想打申紫夜的沖動,將對方手裡的玫瑰狠狠地投擲在地,離開了會場。申紫夜依舊不肯放過她,尾隨素雅離開了會場。卻在一樓大廳被河伯攔住,河伯狂妄的稱素雅是自己的女人,只有自己可以欺負。河伯將自己的外套蓋在了素雅的身上,又為她攔了出租車。

河伯不知道素雅家的位址,只能將素雅帶回河邊自己的住處。南修利靦著臉皮讓素雅為河伯買了個手機作為感謝。回去的路上發現素雅穿著增高鞋不好走路,河伯讓對方挽著自己以防摔跤。兩人在河邊坐著,河伯指著廣告牌告訴素雅,那就是神界的女神武羅,素雅告訴他,那是韓國的女神慧羅。河伯告訴素雅,只要她帶自己去武羅的地盤,那麼她就可以不再當自己的仆人。素雅將河伯送到慧羅的廣告裡的度假村以後就後悔了,但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河伯進去,她心裡默默祈禱武羅不在這裡,不幸的是,申後羿告訴她,武羅就在裡面拍廣告。素雅二話不說就沖了進去,看見和保鏢扭作一團的河伯,素雅趕緊上去幫忙,卻被推翻在地。河伯頓時就怒了,掙脫了保鏢的包圍圈,將素雅納入了自己的保護範圍。

武羅此前一直冷眼的看著以狼狽姿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河伯被打,卻發現他竟然敢當著自己的面,牽女孩子的手。走到二人面前,看著河伯牽著素雅的手,打了河伯兩巴掌,河伯還沒來得及反應,素雅生氣的將武羅大罵了一頓,指責她不該平白無故的打人,帶著河伯就離開了現場。

素雅決定帶著河伯來找炎美,告訴河伯,炎美就是可以見到神的人,河伯不疑有他。河伯很快就知道了是素雅帶自己來見炎美的真相,他莫名的有些生氣,告訴素雅這次是最後一次,他以後再也不會找素雅了。

素雅離開的時候被神秘人綁架到了天台,被在樓底的南修利看到,南修利打電話通知河伯。河伯扭頭就看見了從落地視窗掉下來的素雅,手機滑落,身體就沖了出去,也許是命運,也許是緣分,河伯消失的神力在這一刻爆發出來。河伯抱著素雅安全落地,素雅愣愣的看著河伯,不敢相信自己還活著。

第4集文字介紹

尹素雅被河伯救下以後就昏迷了,被河伯帶到了河邊的住處。素雅在夢裡重溫了自己被挾持再被推下樓的場景,最後畫面的定格在河伯的臉上。素雅尖叫著醒來,見到了守在自己身邊的河伯和南修利。她不敢相信河伯真的是神,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解譯他能救下高樓上掉落的自己,素雅只能逃避的離開這裡。素雅再次想起今天差點殺死自己的人,她走在路上,總覺得身後有人,最後還是河伯將她送回了住處。

河伯的神力又消失了,這讓南修利很是傷心,他還以為自己可以結束這食不果腹的日子。南修利攔住了想要離開的河伯,將他推進了尹素雅的家門,並警告尹素雅,既然把神請進了家門就不可以把神推出去,不然好運散盡,一輩子都不會幸福。尹素雅將兩人安排住到樓頂。

晚間睡覺的時候,南修利打起了呼嚕,而河伯站在天台上看見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在尹素雅家門口出沒。如果南修利還醒著,會發現這個人就是推尹素雅下樓的凶手!

第二天大早,尹素雅先將南修利帶下樓吃飯,喂飽了她的肚子,然後轉身上樓想問清楚河伯到底是不是神,神力又是怎麼回事,到底有什麼特殊情況。河伯從水國來到人界這麼久,都沒有泡過澡,一時沒有忍住,在天台洗起澡來,尹素雅閉上眼睛,讓他穿上衣服,告訴他大庭廣眾之下洗澡是會被送進警察局的河伯心不甘情不願的穿上衣服。卻在素雅離開後,再一次在樓底看到了一個神秘男子的身影。

自從河伯來到自己家以後,素雅的確沒有再聽見那些奇怪的幻聽音響,但是她依舊懷疑河伯是神的事實。神經衰弱的素雅甚至懷疑自己經歷的一切是幻想,坐在醫院裡聽著劉相柳的叨嘮,素雅終於忍不住起身出去吃飯。卻在樓底遇到了南修利和河伯,原來河伯想找武羅,卻覺得身上的衣服太寒磣,特地來讓素雅給自己買衣服。素雅因為經濟問題,卻又沒辦法拒絕河伯,只能將他帶到百貨市場買了一套衣服。吃飯離開的時候,河伯覺得有人在暗中跟著自己和尹素雅。

另一邊,武羅正拿著素雅當初給的名片發呆,被申後羿看見,申後羿說她是一個好醫生,武羅卻說素雅是一個無禮的女人。申後羿喜歡看搞笑節目,最近也學了幾個段子,企圖用來調節氣氛,卻發現效果不佳,但是他樂此不疲。他最近在忙度假村建設的事情,意外發現尹素雅家的那塊石頭地也在規劃的地圖裡。

素雅知道自己的石頭地可以賣出去,而且買的人還是申後羿以後,很是得意,將價格抬到了五倍,並聲稱沒有五倍就不賣。其實申後羿給她準備的價格是原土地的七倍,為了逗逗素雅,他就故意說了出來。素雅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頭,憤恨離開。申後羿知道自己玩笑開過了,於是追上了尹素雅,將之前就準備好的合同拿給素雅過目。素雅很是驚訝。

素雅心情愉快,覺得自己馬上就有錢可以離開韓國了,於是開心的拉著劉相柳去喝酒。喝了酒以後,兩人又跑到ktv唱歌。

河伯來找武羅,他警告南修利不準把自己神力消失得事情告訴武羅,但是武羅卻在暗處聽到了二人的對話。河伯也不再隱瞞,讓武羅交出神石,並幫自己找到飛廉和朱東,順便讓自己住進她家裡。河伯對武羅超乎想象的信任,所以他沒有想到武羅會拒絕自己的要求。武羅說神石給不給由常駐神也就是自己說了算,現在河伯沒有神力,已經沒有資格當王了,所以她拒絕交出神石,至於飛廉和朱東她不知道他們在哪,也不會讓河伯住進自己的家裡。

河伯很是生氣,他大聲質問武羅,要怎樣才會把神石交給自己。河伯從來沒有凶過自己,武羅被嚇到了,愣愣的說把網路上的所有噴子舉報,並在新聞發布會上當自己的保鏢。河伯離開了,雖然他不知道武羅的要求是什麼意思,但是他知道南修利明白就夠了,於是他答應了下來。

回到家以後,南修利先和河伯解譯了一下什麼是噴子,然後教他如何舉報。因為河伯不認識字,所以南修利準備了一本識字書籍,讓河伯先認字。河伯學習能力很強,雖然趕不上正常人的閱讀速度,但是已經沒有閱讀障礙了。

天色已經很晚了,但是素雅還是沒有回來,河伯有些擔心,他的腦海裡浮現了這兩天總是出沒的神秘人。

素雅此時已經離開ktv,走在回家的路上,卻在小巷口徘徊,心中害怕,撿起了路邊的一塊石頭。卻在遠處的燈光下看見了河伯,心中微暖。河伯嘴硬,說自己是為了思考如何回復神力,素雅沒有拆穿他。

今天的素雅格外開心,因為素雅可以賣出石頭地,就再也不用擔心債務問題了。河伯讓她不要被人騙了。第一次學習韓文,河伯忍不住在素雅面前賣弄一下,就在門口的牆上刻下了素雅和自己的名字。素雅沒有告訴他的是,他把“河伯”寫成了“河白”。

為了拿到神石,河伯如願去做了保鏢,雖然很辛苦,但是河伯卻沒有放棄,但是武羅卻說他們做的不好,自己依舊不承認沒有神力的王。

心情不好的河伯想要飆車,讓素雅把車鑰匙給自己。素雅也有點煩躁,於是就自己開車將南修利和河伯呆帶到了海邊散心,幾人玩起了自拍。

素雅在夢裡夢裡了冰冷的海,但是也夢到了和河伯一起游泳。醒來,卻聽到河伯和自己說“對不起”。

第5集文字介紹

江漢邊,河伯一直看著素雅沒有說話,腦海裡想的卻是停車場裡發生的事情。原來幾人下車以後,走在最後的河伯看到了那個一直跟著素雅的神秘男人將水倒在素雅車子裡面,還松了輪胎的螺絲,想要造成剎車失靈導致車禍的效果。

河伯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尹素雅,因為他想知道是不是只有素雅求自己救命的時候,自己才會回復神力。開車回家的時候,河伯拿了鑰匙,直接坐在了教室坐上。因為剎車被破壞原因,車速一直減不下來,超了好幾輛車子,還闖了紅燈,素雅和南修利被這驚人的車速嚇壞了。河伯這才告訴素雅剎車失靈了,素雅哭著說自己還不想死。河伯沒有理會兩人,他故意將車子駛向有路障在修路的公路上,想要用神力讓車子停下來,車子卻依舊停不下來。河伯決定冒險,他將車頂的窗戶開啟,抱著素雅跳車,讓南修利先掌握方向盤,自己找機會跳下車。

素雅緊緊地抱著河伯不肯松手,睜開眼卻發現自己和河伯安全的躲在一個水圈裡,安全著陸,南修利雖然有些狼狽,卻也沒有受傷。河伯讓素雅警示,查到了監控,找到了那個人,原來那個神秘人是樸尚哲,之前和尹素雅發生過追尾事故,雖然事情完美解決但是他一直試這個為他的人生污點,才心生歹念。素雅這個時候才知道推自己下樓的也是他,因為素雅自己還活著,所以樸尚哲一口咬定素雅和河伯不是人。

回到素雅的家,河伯心滿意足的泡上了美人浴,因為河伯兩次三番的救了自己的性命,素雅有求必應,連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肉也買了不少。素雅其實不怎麼會做下廚,所以最後的最後,食材都燒毀了,三人最後吃的是泡面。河伯很是不開心,在素雅的暗示下,他走向廚房,自己下廚做好吃的。素雅一開始抱著懷疑的態度,卻沒有想到河伯竟然做出了一桌既好看又美味的晚餐。

晚飯過後,南修利就睡下了,素雅和河伯站在天台上聊天。關於樸尚哲的事情,素雅覺得自己有責任,他一直要求見自己,而自己卻從不肯赴約,他患有偏執症,完美主義者,自己作為一名一聲,卻沒有聽到他的求救訊號。但是素雅說自己不會覺得抱歉,因為她不想活在別人的認知裡,她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申紫夜拍戲的時候太辛苦,哭著找爺爺,要求她送自己一個經濟公司,被拒絕後,哭著離開,在電梯裡遇到申後羿。申後羿很紳士的遞了塊手帕。事後,申紫夜忘了這件事,正在網上和粉絲們聊天,卻被尹秘書私小窗,這才知道那手帕不是申後羿的,而是尹秘書女朋友送給自己的,所以特地來要回去。申紫夜氣急,發了一段話大罵申後羿,不料發到了粉絲群裡,徒惹一陣風波。

昨天晚上,素雅喝醉了,河伯看著素雅撒了一晚上的酒瘋,先是將睡著的南修利折騰個半死,又怕進了河伯的房間,霸占了河伯的床鋪。清晨醒來的素雅發現自己才河伯的房間,又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尷尬的跑下樓。此時,飛廉來電話了,讓南修利帶著河伯來見自己。南修利希望等河伯法力回復以後再去見飛廉,對於上次欺騙素雅,讓她置身危險中,他依舊很抱歉,不料被去而復返的素雅聽見。素雅這才明白為什麼河伯昨天會和自己道歉,還給自己切牛排。素雅沒有想到河伯竟然為了回復神力,將自己置於危險中,不顧自己的性命,那這樣還算什麼神?!

南修利追上去道歉,河伯這麼做也是為了早日回復神力回到水國,而且河伯救了素雅,這是不爭的事實。河伯卻一句話都沒有解譯,讓南修利帶著自己去找飛廉。素雅也跟了上去,她拿著這些天河伯花銷的小票,去找對方要錢,河伯沒有阻止。

到了目的地以後,素雅見到飛廉就暈了過去,原來這飛廉不是別人,正是當初送素雅戒指的人,飛廉當時化名安斌和素雅在同一所學校。當然,那戒指也不是什麼求婚戒指,而是友誼戒指,當初飛廉一口氣送了十幾個人呢。等素雅醒來的時候,已經回到自己家了,她還以為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一場夢,河伯卻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她。

河伯沒有拿到飛廉手上的神石,飛廉說,只要武羅給了他才會給。河伯沒有多加追纏,就背著素雅離開了,等素雅醒來,河伯叮囑她一定要提防飛廉,神也不是都一樣的,飛廉是愛神之背產生的,他享受背叛。

河伯不知道為什麼武羅和飛廉不肯給自己神石,他帶著南修利打算去醫院找素雅,希望素雅可以提供一些線索。可是他們感到的時候,卻看見飛廉帶走了素雅,河伯沒有追上飛廉的車,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找武羅幫忙去追飛廉。素雅原本和申後羿約好在附近咖啡屋看土地買賣合同,不料,申後羿等了許久,素雅都沒有出現,電話也關機了。

素雅被飛廉帶到一處大橋上,他拿出一瓶紅色試劑,希望素雅可以把這個給河伯喝下去,讓他暫時忘記神石的事情,他可以讓素雅成為這世上最富有的人,素雅沒有答應,還將試劑瓶摔碎了。

為了證明河伯的神力到底有沒有消失,飛廉將素雅置於危險中,等待河伯來救。河伯捏著拳頭,卻沒有動,他不敢賭。就在飛廉想要下死手的時候,河伯說話了,他意識到武羅和飛廉一直不肯交出神石的原因是因為神石已經丟了。武羅和飛廉被戳破心事,愣在了當場。素雅終於脫離了危險。

第6集文字介紹

飛廉原本還想垂死掙扎,否認自己弄丟神石的事情,可武羅再也受不了欺騙河伯的這種煎熬感,將兩人弄丟神石加上互相將責任推給對方的事情推給對方。河伯沒有理會兩人,直勾勾的看著不遠處的素雅。素雅終於可以自由行動,她走進飛廉,二話不說給了飛廉一巴掌,開著武羅的車子一個人走了。

武羅想要和河伯解譯丟失神石的經過,可河伯滿身心都在關心素雅,根本沒有聽的欲望,讓武羅明日再說。河伯經過飛廉的時候,給了飛廉一拳,飛廉笑了笑坐在地上沒說話。河伯回到素雅家中,卻發現家中沒有人,想起今天素雅經歷的一幕幕,估計已經嚇壞了,但是因為自己神力丟失竟然眼睜睜的看著素雅陷入危險,河伯討厭這樣無力的自己。

素雅一個人來到海四裡,坐在媽媽的墳前,和媽媽講了很多。最近遇到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經歷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她打不通炎美和劉相柳的電話,除了那兩人之外,她真的不知道還能和誰說心裡話。她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怎麼樣,她只能死撐著。尹爸爸沒有訊息,素雅其實只是想知道他為什麼要離開。

深夜,素雅離開了海四裡,一個人晃晃蕩蕩的回到家,在家門口的小巷子裡遇到了站在牆邊等候自己的素雅。今天繃了一天的情緒,終於在這一刻宣泄出來。素雅有太多的不甘,先祖到底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讓身為子孫的自己淪為神的玩物?離家出走的父親明明連自己的女兒都救不活,為什麼還想要拯救什麼世界?如果河伯是神,那就讓自己見到尹爸爸啊,能見到爸爸,將這些問題找到答案,自己就死而無憾了。

素雅不管河伯的反應,轉身離開,河伯下意思的抓住了素雅的手,他看著素雅認真的說,從今以後再也不會讓素雅因為自己的事情陷入危險,他會保護素雅。素雅知道憑自己的能力無法與神抗衡,讓河伯記得自己的說的話,一定要遵守承諾。河伯學著人間的方式,和素雅拉鉤證明自己不會背叛這份承諾。

河伯突然想起一千兩百年前,他聽到過關於神仆的事情。每一代神仆只允許留下一個後代,而且時間一到,神仆的配偶就要離開,這一切神都會知道,如果神仆不遵從,就要接受神的懲罰。

素雅那天將武羅的車子開走以後,河伯就讓武羅將那車子過戶給了素雅,素雅知道以後很是開心,正想著要把車子賣了換錢。隨後到了醫院,就被劉相柳一陣嘮叨,原來昨天素雅和申後羿約了見面,卻沒有出現在約定地點,電話也打不通,申後羿擔心素雅的安危,打了無數通電話,還親自來醫院了好多次。素雅這才想起這檔子事,趕緊給申後羿打電話,恰好申後羿又來醫院問蘇雅的情況。素雅語無倫次的解譯昨天自己經歷的一切,申後羿看出了她的緊張和愧疚,安撫了對方的情緒。可更糟糕的是,素雅將合同落在飛廉的車子上,申後羿看出了她的為難,讓素雅和自己再找事件討論合同的事情。

另一邊,河伯帶著武羅去見飛廉,這才知道原來十三年前,武羅和飛廉起了爭執,在神門前打了起來,朱東來勸架,結果神石從三人的身上飛了出去。其中兩個神石是就找到,武羅的神石掉落的太遠,朱東去撿,卻再也沒有回來。後來飛廉對考古起了興趣,周游列國十多年才回來,而武羅因為忙於事業也一直拖著,所以神石到現在還沒有下落。如果河伯沒有弄丟座標,也不會有現在這種情況出現。

河伯和武羅分開以後,讓素雅開車送自己到當初剛來到人間的地方,想找找看,有沒有座標的下落。素雅驚奇的發現,就是在這裡自己遇到小偷,丟了鑽戒。素雅新買了手機,將河伯的號碼存了進去,又偷偷的在一旁拍照。河伯想看素雅在拍什麼,素雅不給,拉著河伯和自己一起在這個倒霉的地方拍合照紀念。

素雅接到炎美的電話,來到炎美的住處,炎美說自己請到了一位高人,讓素雅去問問自己爸爸的下落。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乞神周杰林,他稱素雅家裡進了雜神,要將那雜神趕出去,才能得安寧。河伯推門進來的時候恰巧聽見這句話,生氣的頂了一句,發現對方竟然是乞神,二話不說的追了上去。乞神在前面跑,河伯等人在後面追,最後乞神跑到天台,見無路可跑,就跳了下去。南修利原以為他會死,卻發現乞神竟然掉進地面裡面去了。

河伯自從見到乞神以後,獨肚子的飢餓感就更加嚴重了,素雅帶著兩人去餐廳吃飯,想要解決這個飢餓問題,必須讓乞神解除詛咒,也就是再親吻一次,河伯拒絕,他寧願等到回水國回復神力,他沒有注意到素雅在聽到他要回水國失落的表情。

素雅讓河伯帶自己去找飛廉,河伯這才拿出拿份合同,但是已經被河伯撕了,當時河伯知道這是買神地的合同以後很生氣的撕了。素雅看著被撕了得合同很是生氣,紅著眼跑下了車,河伯跟了上去。素雅一直覺得能和河伯住在一個屋檐下很開心,即使有一天他走了也沒關係,但是她現在真的很憤怒。甩開了河伯的手,素雅過馬路的時候,一輛卡車,迎面而來。河伯眼睜睜的看著素雅消失在自己面前。

【文中圖片轉載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分集劇情轉載於電視貓視頻@愛奇藝台灣站】

創作者介紹

遺忘的足跡

candybear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