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名】:名不虛傳(韓語:명불허전)
【播送】:韓國tvN
【類型】:tvN金土劇
【首播】:2017年8月12日
【時間】:每週五、六晚20:00播放一集
【接檔】:秘密森林
【編劇】:金恩喜《女王的教室》
【導演】:洪鍾燦《Dear My Friends》
【主演】:金南佶、金亞中、劉旻奎、文佳煐
【集數】:16集
【官網】:http://program.tving.com/tvn/tvndrheo

劇情介紹

持針的17世紀朝鮮最強韓醫師許任,與持手術刀的21世紀現代醫學信奉者外科醫師崔延京間,飛越了四百年往返於朝鮮與首爾,在超越時空之中得到成長的奇幻醫療劇。

播出資訊:

愛奇藝台灣站 8/13(日)起,每周日一上午10點 播出

前3集免費看!

人物介紹

許任-金南佶 飾演

朝鮮時代頂尖韓醫師。

儘管身懷高超的針灸醫術,卻因現實的束縛而備受曲折,成為了惠民署的基層醫生。

擁有完美外表、靈活頭腦,稱得上是朝鮮版「腦性男」,但因無憂無慮、裝模作樣的態度,是個無法了解內心的神秘人物。

白天做醫生,晚上透過秘密出診,收集錢財,過著雙重生活。在面臨生死危機之際,穿越至四百多年後的首爾中心,他的醫學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崔延京-金亞中 飾演

擁有冷酷外表、內心卻藏著秘密的胸部外科第二年住院醫師。

挑剔的口氣,其擁有的致命魅力和傑出的手術實力令醫院前輩也為之折服。

可以將熱情投入手術室,也能在夜店跳舞進行自我治癒,是個與眾不同的帥氣女子。

不認可針灸技藝是醫術的她與從朝鮮時期穿越到現代的許任糾纏在一起,捲入命運漩渦之中。

劉真吾-劉旻奎 飾演

朝鮮藥劑倉醫員。

劉在河-劉旻奎 飾演

海外留學歸國的韓醫師。

董莫介-文佳煐 飾演

朝鮮時代許任忠實的助力。

╭☆影片-愛奇藝台灣站 

名不虛傳:第1集 

 

名不虛傳 : 第2集 

名不虛傳:第3集

名不虛傳:第4集

第1集文字介紹

許任是一名古代的大夫,他的醫朮極其高明,尤其擅長用針灸。許任的名聲很大,平民百姓需要排著隊來請他看病,但是他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只要是到了敲鐘的時間,無論患者的情況多麼危急,他都會停止治療。其他大夫手中的疑難雜症,在許任的手中簡直就是小菜一碟。許任是以醫科狀元出生,一直沒能有機會進入內院,內院的大夫們都是為皇宮貴族醫治,許任在鄉下一呆就是十年之久。

許任白天的時候為農民醫治,兵判大人氣勢洶洶地來找許任醫治,許任頭也沒有抬一下,就讓兵判大人排隊,兵判大人惱羞成怒,想要打許任。許任也不畏懼,最後兵判大人只能走了。百姓們看見許任對兵判大人一視同仁,紛紛豎起了大拇指。夜晚,許任偷偷來到了兵判大人的府邸,阿諛諂媚,為兵判大人治療,兵判大人給了許任很多好處。當許任準備從兵判大人的府邸出來時,兵判大人家的下人要求許任救救他的母親,許任沒有答應這個下人。

在許任的心中,白天為人民治病是他的職責,但是晚上的時間就是自己的了,平民沒有很多的錢,所以他就在晚上的時候為一些達官貴人治病,以此換來金銀珠寶。許任這天晚上回來後碰見了一個小女孩,小女孩是白天來找過許任看病的病人,但是還沒有排到她看病。許任對小女孩說讓她明天早點來,他第一個給她看,小女孩拒絕了許任的好意,說自己想死,她死了之後她的父親就沒有什麼負擔了。

第二天一早,許俊大人傳喚許任進宮為主上治病,許任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只要治好了主上,以後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正當許任收拾好東西準備出門的時候,小女孩的父親背著小女孩來求許任治療,許任頭也不回的走了。許任來到皇宮之後,他一直在想著小女孩,手止不住地發抖。許任逃了出去,禁衛軍追捕許任,許任中箭後掉進了河裡,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

崔延京是現代的一名醫生,她的醫朮高明,但是我行我素,因此得罪了很多人,上次因為得罪了教授的VIP用戶,結果被禁止進入手朮室。這天,崔延京接到晚輩的電話,一位車禍患者需要救治,但是值班的姜醫生不在,於是崔延京就趕緊回到了醫院。崔延京看過患者之後立即準備手朮,所幸手朮很成功,患者脫離了生命危險。教授也因為這件事解除了對崔延京的禁止令。

教授本想暗中提拔姜醫生,將VIP用戶指定給姜醫生治療,但是VIP用戶指名要崔延京治療。這個VIP用戶叫吳荷拉,是醫院大股東的女兒,平時十分嬌慣,總喜歡和醫生對著干,這次指名崔延京,一定會給她使絆子。果然,吳荷拉不見了,吳荷拉的媽媽聽聞訊息後就給了崔延京一巴掌。

第2集文字介紹

崔延京的病人吳荷拉和她耍手段,自己一個人偷偷跑了出去,還發給崔延京一段夜店的視訊,讓崔延京獨自一人前來。崔延京擔憂吳荷拉的安全,趕緊按照短信輔助說明去往夜店,但是她在夜店沒有看見吳荷拉,反而遇見一位男子倒在地上,男子的女朋友大聲喊著救命。許任剛想給男子施針,結果就被崔延京一把抓住了手臂。崔延京拿出了隨身攜帶的緊急救治工具,給男子做了一些處理,救護車趕來帶走了男子。

崔延京繼續搜尋吳荷拉,許任剛剛來到現代,對現代的一切都很驚恐,認為大街上的建筑都是怪物,汽車是最恐怖的東西,總是停不下來。許任直接橫穿馬路,一輛公交車趕緊急剎車,崔延京聽見急剎車的音響十分恐懼,直接暈了過去,許任想要給崔延京施針,附近的警察將崔延京帶走了,許任作為監護人也陪同一起。崔延京被送往了醫院,許任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神奇的世界,這裡的人都很奇怪,護士和病人們看著許任的打扮,覺得他像是一個瘋子。

有的護士調侃許任,問他是否是崔延京的男朋友,許任不懂男朋友的意思,所以給了肯定的回答,許任的一些表現讓大家忍俊不禁。當崔延京醒來後發現自己莫名其妙就多了一個男朋友,她簡直要氣炸了。許任一直跟在崔延京的後面,崔延京甩都甩不掉。崔延京將自己的飯卡給了許任,讓他自己去食堂買吃的。許任跟著別人的後面,看著別人怎麼刷卡,自己就怎麼做。正當許任開始吃飯的時候,吳荷拉坐在了他的對面,許任不好意思一個人吃飯,提議讓吳荷拉一起吃,吳荷拉開始大口大口地吃飯。

崔延京發現吳荷拉又不見了,趕緊去找人,當她看見吳荷拉和許任在吃一些油膩食物時,崔延京十分生氣,想要將吳荷拉拉走,許任阻止崔延京,但他此時碰到了吳荷拉的脈搏,發現她的心臟有問題,心臟有問題的人是無法吃油膩的食物。崔延京正在氣頭上,許任一直跟在她後面,崔延京一點也不想搭理他。本來吳荷拉定在今天做手朮,但是她吃了油膩的東西,無法做手朮,崔延京讓吳荷拉在外面去散步,輔助說明消化。

吳荷拉出門時又碰見了許任,許任就推著吳荷拉,崔延京在樓上看見許任和吳荷拉在一起,趕緊下樓,吳荷拉本來就不想活了,看見有梯子,她將輪椅推了下去,許任趕緊去救她,好在吳荷拉沒有什麼意外,但是許任的手臂受傷了。崔延京為許任縫合傷口,許任提及以前的醫館,沒想到崔延京竟然知道,崔延京對許任也很好奇,於是想讓他做一個全身檢查。吳荷拉注定不是一個本分的人,她再次逃走,結果暈倒在樓道裡。這次又遇見了許任,樓道裡沒有人,許任終於發揮了自己的特長,給吳荷拉施針,吳荷拉醒了過來。

第3集文字介紹

吳荷拉自己從病房裡跑了出去,結果暈倒在走廊裡,許任剛好經過走廊,發現吳荷拉是心臟驟停,趕緊對她施針,吳荷拉醒了過來。急救人員趕到時,吳荷拉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崔延京看見許任和吳荷拉在一起,以為是許任將吳荷拉帶出來的,直接給了許任一耳光,還打電話警示,警察將許任抓走了。許任來到了警察局,他東看看西看看,對周圍的一切都感到很好奇。

審問許任的警察突然肚子疼,於是就趕緊去上廁所。旁邊一位老頭和一名男子發生了爭執,老頭警示稱男子賣給他假的沉香,男子說自己的沉香是真的,許任檢查了一下沉香,發現是假的沉香,還說得頭頭是道,老頭對許任刮目相看。警察上完廁所回來後就將許任關進了拘留所裡,許任觸碰到警察的脈搏,診斷出了他的問題,原來是男人的隱私病,許任說自己有辦法幫他醫治,警察抱著懷疑的態度,不過自己又不好意思去看醫生,只能讓許任試試,許任給警察施了幾針,果然病好了一大半。

吳荷拉出逃的事情給了崔延京很大的壓力,再加上大家都以為是崔延京救活了吳荷拉,她的壓力就更大了。崔延京調取了事發時的監控視訊,發現是許任對吳荷拉施針,她對教授說救活吳荷拉的不是她,但是教授為了顧及顏面,對外稱是崔延京的功勞,因為許任沒有醫師資格證,這件事傳出去對醫院的名聲不好。崔延京覺得許任還有點本事,於是就去警察局將他保釋了出來。

崔延京將許任丟在了大街上,許任到處去求人留宿,大家都以為他是個瘋子,沒人肯收留許任。許任幾經周轉,來到了崔延京爺爺的醫館。崔延京的爺爺正是白天在警察局的老頭,他就暫時收留了許任。許任不懂得現代的生活,直接將大便拉在房間裡,大家都覺得他是一個智障。許任覺得自己應該去找崔延京,他看見路邊有一輛自行車,記起來自己好像之前看見有人騎過,於是就騎著自行車走下坡路,結果就受傷了。許任被弄上了急救車,但是他暈車,連忙說自己沒事,他堅持要下車。

急救人員在阻止許任的過程中暈了過去,許任為他施針,急救人員又醒了過來。剛好這輛車是開往崔延京所在的醫院,許任終於找到了崔延京。崔延京替許任包扎傷口,給了許任一包藥讓他自己回去。許任看著一大包藥,不知道該怎麼弄,吳荷拉出現在他的視線裡。吳荷拉為許任解譯藥的用法。而崔延京此時正在到處搜尋吳荷拉,吳荷拉不想做手朮,就獨自逃走了。許任看見崔延京來了就躲了起來,崔延京勸誡吳荷拉,隨後許任也勸她,最終吳荷拉答應做手朮。

第4集文字介紹

首爾發生了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有許多的患者被送往了醫院,崔延京急著救患者,結果被撞了一下,許任趕緊去扶著崔延京,沒想到身後有一根柱子,崔延京和許任的身體都插進了柱子裡。等到許任和崔延京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片森林裡,不遠處還有一只老虎。許任趕緊帶著崔延京逃走,崔延京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穿越到古代了,這個地方手機也沒有訊號,她看見路邊有一個樵夫,本想向樵夫借手機,樵夫看見眼前這個穿著奇怪的女子,覺得十分好奇,崔延京又說著一些不著調的話,樵夫以為她是一個瘋子。

古代的女子都穿著長長的裙子,大家閨秀還用面紗遮著臉。崔延京一來到集市上就成為了焦點,大家看見她的打扮很奇怪,覺得這是一個不知檢點的女孩子,有些人甚至將她當作是瘋子。許任意識到崔延京的打扮很奇怪,趕緊去偷了一件衣服,許任將偷來的衣服披在崔延京的身上,扶著她離開。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許任讓崔延京把衣服換上,崔延京換上了古代女子的衣服,著實閃亮了許任的眼。可是崔延京總是係不好胸前的繩子,許任只好幫她係,兩人帖得很近,許任的臉瞬間就紅了。

許任帶著崔延京回到自己的醫館,想要將金銀珠寶都拿走。大街上都是許任的通緝令,許任和崔延京偷偷摸摸地進了醫館。許任讓崔延京在這裡等著他,他進去找莫介。一個男人看著崔延京長得還挺好看,以為她是妓女,崔延京十分生氣,提起裙子就離去,男子看見了崔延京那雙運動鞋。許任讓阿姨好好地照顧崔延京,崔延京一直悶悶不樂,心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回到現代。朝廷中有人聽見風聲說許任回來了,趕緊派人來捉拿許任。而另外一群以杜七為首的人正在門外商議如何報復許任。

許任當初拒絕治療杜七的母親,結果杜七的母親去世了,現在他們想要殺了許任。崔延京在房裡實在是憋不住了,她想要上廁所,當她上完廁所回來時被杜七堵住了,杜七要她交出許任。杜七說許任不是一個好人,許任在晚上給富人治病拿了許多錢財。崔延京趕緊拿出防狼噴霧,隨後去找許任。許任正在房間裡數著他的金銀珠寶,崔延京進門看見許任有如此多的錢,認定許任就是一個壞人。杜七將許任和崔延京關在房間裡,隨後放了一把大火。許任和崔延京想辦法出去,但是門被鎖死了,這時候一根房梁掉了下來,砸中了許任和崔延京。崔延京和許任再次醒過來之後發現他們已經回到現代了,崔延京欣喜若狂,趕緊趕回醫院。

第5集文字介紹 

許任和崔延京在古代遇到了危險,於是就回到了現代,崔延京醒來後看見自己在熟悉的首爾,激動得大喊大叫,突然想起今天是吳荷拉做手朮的日子,崔延京丟下許任趕緊來到了醫院。而吳荷拉此時正在鬧脾氣,她只讓崔延京給她做手朮,教授強行帶走吳荷拉,吳荷拉拉著扶手不肯進手朮室,這時候崔延京趕來了。大家看見崔延京只穿著一只鞋子,身上還有很多泥土,崔延京實現了她和吳荷拉之間的約定,崔延京立即準備為吳荷拉做手朮。

沒想到在手朮過程中發生了意外,吳荷拉的情況比大家想象的還要糟糕,教授讓崔延京放棄吳荷拉,崔延京始終堅持,最終手朮成功,吳荷拉的媽媽對崔延京的態度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崔延京走後,許任不知道怎麼的就來到了劉在河的醫院,劉在河看著穿著一身破爛衣服的許任,對他十分好奇。許任得知這裡是醫院後,他要求劉在河給他一份差事,劉在河讓許任先寫一份簡曆。

一位出租車司機找到了崔延京的爺爺,要求他付清許任的車費,原來許任打車來到了崔延京爺爺的家裡,崔爺爺只能幫他付了車費,暫時收留許任。崔爺爺讓許任睡再客廳,崔延京工作一天回來後就倒在床上,發現床上竟然有一個人,崔延京趕緊起身,看見許任穿著她的衣服睡在她的床上。崔延京大喊大叫,許任說客廳的蚊子太多,所以他就隨便找了一個房間。崔延京氣不打一處來,讓許任離開這裡。

許任意識到自己必須適應現代的生活,他回到古代也是死路一條。崔延京剪去了他的長髮,每天輔助說明崔爺爺打掃衛生。一天,崔爺爺的診所來了一個抱著小豬的老奶奶,這位老奶奶的兩個兒子都因為意外去世了,她患上了老年痴呆。老奶奶將許任認作自己的大兒子,懷中的小豬當作小兒子。老奶奶將小豬交給許任,許任給小豬把脈,發現小豬便秘了,於是就給小豬施針,小豬就將大便拉在了許任的身上。老奶奶很感激許任救了小豬,從包裡拿出一些紙幣給許任,許任以為紙幣是這個時代的錢,於是拿著紙幣去打出租車。

崔延京所在的醫院和劉在河所在的醫院看到許任救治吳荷拉的視訊後都想招納許任,只有崔延京知道這是一場政治交易。剛好崔延京來找劉在河的時候碰見了許任,司機說許任給他的錢是假的,崔延京幫許任付了車費。許任走在醫院的走廊裡,他看見首席面無血色,斷定首席得了絕症。果然,首席沒走幾步就倒下了,許任剛想給首席施針,崔延京阻止了許任,她立即對首席進行緊急處理,所幸首席脫離了生命危險。

第6集文字介紹

許任剛想給首席扎針,崔延京阻止了許任,她不想讓許任淌這灘渾水。院長正好帶人來抓許任,崔延京讓許任趕緊逃走。崔延京對首席進行了急救措施,首席脫離了生命危險。首席是心臟衰竭引起的休克,此次手朮由崔延京和黃教授主刀,幸運的是手朮非常成功。院長十分高興,給崔延京放了一天的假期。崔延京準備下班時碰見了病人趙美英,趙美英的心臟有問題,並且有糖尿病,隨時可能出現休克的情況。

趙美英因為金錢問題無法做手朮,堅持出院,崔延京勸誡不成功,只能叮囑她一些急救常識。許任前來找的劉在河,希望劉在河能夠給他一份工作,但是劉在河讓許任拿出從醫資格證,許任不明白什麼是從醫資格證。崔爺爺的助理告訴許任,從醫資格證需要參加考試,並且經歷的時間比對長,許任覺得自己無法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了。崔爺爺例行要去給天橋下的乞丐治病,他帶著許任一起前去。

崔爺爺給乞丐治病一律不收取任何費用,但是崔爺爺的年紀大了,扎針的時候手止不住抖。許任在旁看著崔爺爺的所作所為,想起他在古代給窮人治病的經歷。正當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乞丐倒了下去,崔爺爺趕緊為他扎針,但是手又開始不停抖動,許任拿過崔爺爺手上的針為乞丐進行治療,乞丐奇跡般醒了過來。崔爺爺覺得許任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決定將他留下來。

剛好崔延京自動回信,崔爺爺做了一大桌子吃的,但是崔延京不想吃飯,許任也很拘束。半夜,崔延京起床喝水時看見許任在冰箱裡拿吃的,於是教他泡面,許任吃得十分開心。崔延京第二天又帶著許任去逛超市,許任對超市的一切都很好奇,崔延京發現許任似乎不那麼討厭了。許任和崔延京回家時在門口碰見了趙美英,趙美英正推著她的婆婆來求醫,趙美英的婆婆是半身癱瘓,最近總是食不下咽,家裡又沒有多余的錢來治病,只能到崔爺爺的小診所醫治。

崔爺爺為趙美英婆婆扎了幾針都不見效果,許任要求一試。許任為趙美英婆婆扎針,趙美英婆婆的腿竟然有知覺了。正當大家高興的時候,趙美英暈了過去,崔延京趕緊撥打了急救電話。崔延京在路上看見了一場車禍,她的頭開始疼痛,許任扶著崔延京,崔延京無法控制心魔,讓許任走開。新惠韓醫院的VIP病房正式成立,醫院的精英挨個上台介紹,崔延京在台下看見許任竟然換了一身打扮,他成為了新惠韓醫院的韓醫。

第7集文字介紹

在新惠醫院的VIP病房開通儀式,院長向大家介紹了許任。不僅介紹了他的名字,還有他的來曆,只是許任如今改名字為許奉卓,畢業於著名的韓醫醫院,擁有進階醫師從業資格證。面對許任這個空降兵,劉在河的心情十分複雜,崔延京的心情就更加複雜了。院長將許任介紹給了首席,並且向首席說明許任就是那天救他的人,首席十分看好許任。許任很開心自己能夠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然而崔延京一點也不希望許任在醫院做事,因為她知道院長只是將許任當作一個政治交易的物品。

崔延京找到許任單獨談話,希望他不要待在新惠醫院,許任不理解崔延京的意思,以為崔延京看不起自己,他堅持要在新惠醫院干出名堂來。許任開始了他的新生活,一個患有鼻炎的病人找許任醫治,許任為病人施針,本以為病人會被治愈,但是病人竟然流鼻血了,許任一下子慌了神。劉在河趕緊過來做緊急處理,劉在河看見病人的病例上寫著長期使用阿司匹林,而許任不知道阿司匹林是什麼東西,所以才施錯了針。

許任的第一次診斷就出了問題,劉在河禁止許任施針。許任虛心向崔延京請教關於阿司匹林的問題,私下裡做了很多的功課,他覺得自己能夠治病了,於是他給劉在河的病人們發他的名片,把劉在河氣得夠嗆。鄭議員突然就無法開口說話了,院長讓劉在河為鄭議員施針,劉在河施針之後,鄭議員依舊無法說話。許任自告奮勇,他找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對症施針,鄭議員立即就能開口說話了。鄭議員稱贊了許任,劉在河的臉都青了。

崔延京依舊在醫院好好工作著,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許任時不時來請教崔延京一些問題,崔延京也不厭其煩地為他解答。一天,醫院來了兩個被捅傷的病人,一個病人的腹部受傷,另一個大腿被刺。崔延京立即為病人安排手朮,在做手朮的過程中,崔延京發現腹部受傷的患者並不嚴重,傷口是豎著的,而大腿受傷的病人被刺中了大動脈,流血不止,只能截肢。

崔延京從手朮室出來就遇見了警察,腹部受傷的病人是一個黑幫老大,黑幫咬口說是大腿受傷的人故意刺傷他們大哥。而大腿受傷的病人的家屬在旁哭泣不止,崔延京為患者說了一句公道話,結果就被黑幫盯上了。之後崔延京和許任在醫院時被黑幫圍堵,兩人頭部被打,暈了過去。當他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竟然又穿越到了朝鮮。

第8集文字介紹 

許任和崔延京醒來後發現自己在懸崖邊上,而一群倭寇包圍了他們,真是一個進退兩難的局面。崔延京和許任撒謊說自己是日本人,倭寇聽不懂他們說的話,崔延京拿出了自己的防狼噴霧和電擊棍,成功打倒了倭寇。許任和崔延京一路逃跑到樹林裡,兩人都累倒在地。崔延京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她想回到現代,許任回憶起自己每次穿越都是意外身亡,崔延京抱來一塊大石頭,準備砸死許任,許任被崔延京突然的舉動嚇壞了。

崔延京又拿出自己的手朮刀,讓許任自殺,但是許任始終下不了手,兩人最終決定暫時先回到漢陽。就在兩人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受傷的男人突然跑了出來,男人說自己雖然是朝鮮人,但是已經投奔了倭寇,巡查的時候不小心被野獸襲擊,導致重傷。崔延京立即為男人進行包扎,男人的腿部受傷嚴重,崔延京只能為他進行一些皮外傷治療。男人嘗試站起來,可是站不起來,許任為他施針,男人又重新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男人發現有人接近了,他讓許任和崔延京立即離開,並且告訴他們,倭寇將在十五日後攻進漢陽城。許任和崔延京換了一身裝備,他將崔延京帶回了自己以前的住所,以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許任讓崔延京好好待在屋裡,他出去檢視情況,結果就被朝廷的劉大人抓住了,崔延京聽見音響後立即跑了出來,劉大人將崔延京和許任抓走了。劉大人把許任關押在天牢裡,而崔延京被關在一個小房間裡。

許任在牢房裡遇見了許浚大人,許浚大人點播許任要跟隨自己的本心,用自己的雙手去拯救更多的人,他說許任如果不嘗試改變自己,即使在另外一個世界也無法生存,許任聽到這話後就立即明白許浚肯定知曉現代的事情,他默默在牢裡反思許浚的一番話。劉大人看上了崔延京,他邀請崔延京一起吃飯,崔延京趁機打倒了劉大人,隨後跑了出去,莫介在外接應崔延京。而政局突變,許浚被放了出來。

許浚秘密會見了崔延京,將崔延京上次穿越留在朝鮮的包還給了她,並且說了一些崔延京聽不懂的話,崔延京知道許浚一定知道穿越之謎,只可惜許浚不願意透露一個字,只說下次見面時自會告知。崔延京和莫介到處搜尋許任,杜七偷偷將許任從天牢裡弄出來了。杜七希望許任能夠治療他的哥哥,許任來到杜七家裡為他哥哥治療,不幸的是被杜七的老爺發現,杜七的老爺打死了杜七的哥哥,準備將杜七也打死,許任跪在地上求情,老爺對許任一陣羞辱,然而這一切都被趴在牆上的崔延京和莫介看得一清二楚。

第9集文字介紹

崔延京在圍牆上看見院內的許任跪在地上向大人求情,她的心裡像針扎似的,這一刻,她了解到了真正的許任,明白之前許任為什麼要去給達官貴人治病,這一切都是被逼的,在權利的逼迫下,許任不得不做出一些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大人將許任和杜七關在一個小房間裡,崔延京和莫介在半夜偷襲了守衛,悄悄地將許任和杜七救了出來。

杜七將自己的哥哥埋葬在山坡上,許任的情緒一直不高,他仿佛是一個失去了靈魂的軀殼。許任讓杜七用刀殺死他,當他再次醒來後,許任和崔延京已經回到了韓國。許任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他的腦袋裡總是浮現出杜七哥哥被打死的場景,在權力至上的朝鮮,許任沒有機會伸張正義,他的力量極其微小。許任將自己隨身攜帶的針丟進了河裡,他不想再回到曾經的生活,他要停留在這個世界。

院長讓許任和他一起出外診,診治物件是樸會長的兒子,樸會長是個商業界的大佬,家財萬貫。樸會長一看許任年紀輕輕,他就懷疑許任的能力。許任光是看他的面相就推測出樸會長有偏頭痛的毛病,隨後轉身欲走,讓樸會長另請高明。樸會長立即給許任說好話,親自帶領許任去他兒子的房間。樸會長的兒子抱著自己的身體,不讓任何人接近。許任替他把脈,發現他是內心空虛,再加上大量吸食毒品,導致血液不暢通。許任為樸會長的兒子施針,病人的情況立即好轉,樸會長大力贊揚了許任年輕有為。

崔延京像往常一樣找許任一起吃飯,沒想到許任拒絕了她,許任對崔延京的態度十分冷淡,和之前判若兩人。崔延京堅持認為是許任的心結沒有開啟,她決定好好陪伴許任,可是許任依舊不領情,許任見面也不和崔延京打招呼,還讓崔延京不要多管閑事,兩人成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許任整天游走在達官貴人的身邊,開始重複他在古代的生活,但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奉卓的媽媽想找許任,崔延京就帶著奉卓媽媽來到許任的醫院,許任卻裝作不認識奉卓媽媽的樣子,還把奉卓媽媽給的錢都扔在了地上,這令崔延京十分生氣。

一天,許任為樸會長的兒子針灸,樸會長的兒子趁著許任不注意的時候用鋼筆劃傷了他的手,從家裡逃了出去,結果就暈倒在路上。路人將樸會長的兒子送到了崔延京所在的醫院,由崔延京為他醫治。樸會長的手下找到了出逃的病人,他們要強行將樸會長的兒子帶走,崔延京不答應,緊緊抓住病床,許任當著崔延京的面羞辱她,崔延京最終松手了。

第10集文字介紹

許任當面搶走了崔延京的病人,內情是他並不是故意針對崔延京,而是為了保護崔延京。許任無意間聽到樸會長與手下對話,對話中提及如果崔延京不肯放人的話,他們將會對崔延京不利,所以許任是故意搶走崔延京的病人。許任帶著樸會長的兒子回家,車開到中途的時候,許任讓司機停車,隨後將樸會長的兒子推下車,兩人進行了深刻的談話,他希望樸會長的兒子能夠振作起來,這樣才能早日見到意中人。

樸會長的兒子經過一番冷靜的思考,他決定振作起來。樸會長的兒子主動提出讓崔延京為他進行治療,並且向父親坦白了一切,樸會長最終還是同意了兒子的要求。另一邊,崔延京的腦海裡反復回憶著許任對她說過的話,她的心情十分低落,獨自一人在小酒館喝酒,借酒消愁。許任獨自一人回到了惠民醫館,他想偷偷看看花芬奶奶。花芬奶奶的街坊急匆匆地從許任身邊走過,一問情況,才知道是花芬奶奶暈倒了。花芬奶奶想要給許任送餅干,結果在路上暈倒了。

許任趕緊和鄰居一起前去,他為花芬奶奶診脈,剛想為她施針時發現自己把針袋扔了,許任跪在地上急得大哭。崔延京剛好回來碰見了這一幕,她趕緊撥打了急救電話,跟著救護車一起回到了醫院,所幸的是發現及時,花芬奶奶並沒有大礙。崔爺爺在醫院也看見了許任,他教導許任要牢記做為一個醫生的本分,許任受益匪淺。劉在河偷偷調查了許任的背景,發現他出國留學的簡曆是虛擬造的,所以故意讓自己的朋友幫忙設局。

劉在河邀請許任和同事們一起吃飯,在中途的時候,劉在河的朋友來了,劉在河介紹說他的朋友和許任之前在一起工作過,許任徹底傻眼了,就在這時,院長及時趕到解圍。事後,院長狠狠責罵了劉在河,然而劉在河堅持自己是正確的。吳荷拉給許任發訊息約許任出來,許任很愉快地答應了。吳荷拉帶著許任一起出去吃東西,照相,騎自行車,許任體驗到了之前都沒有體驗過的東西。吳荷拉硬拉著許任來到首飾店,她挑揀了一條手鏈,讓許任送給崔延京,算是對崔延京的一種感謝。

吳荷拉之後一個人回家,突然感覺身體不適,暈倒在地。路人撥打了急救電話,崔延京為吳荷拉再次進行手朮。不幸的是在手朮中途,吳荷拉大出血,搶救無效死亡。崔延京看著自己沾滿鮮血的雙手,悲傷地痛哭起來,她覺得自己不配做一個醫生。崔延京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一輛汽車突然疾駛過來,許任一把抱住了崔延京,兩人瞬間被撞飛了。

第11集文字介紹

許任為了救崔延京,兩人同時被車撞飛,當他們醒來後,兩人已經在朝鮮了。崔延京的心情十分低落,她覺得是自己害死了吳荷拉。許任盡力開導崔延京,他起身給崔延京找水喝。附近村莊裡的兩兄妹看到崔延京的穿著,覺得她十分奇怪,但是兩兄妹十分善良,妹妹將自己得飯團給了崔延京,崔延京雙手接過飯團,她十分感動。許任這時也拿著水回來了,兩兄妹看著許任回來了,他們趕緊跑開了。

許任打算帶著崔延京在朝鮮到處走走,沒想到倭寇殺進了村子裡,倭寇見人就殺,連孩子也不放過。崔延京看著這血腥的一幕,她感到十分害怕,許任拉著崔延京趕緊逃走。崔延京注意到剛剛的兩兄妹躲在床板下,她想要救兩兄妹。許任讓崔延京先躲起來,他跑進了村子裡去救孩子。許任躲避了倭寇的眼線,他帶著孩子們趕緊逃走,當他們逃到樹林的時候被倭寇追上了。

倭寇想要殺了四人,崔延京和許任趕緊護住孩子,崔延京甚至想過要帶孩子們回韓國,但是不知道是否可行,崔延京閉上了眼睛,就在刀快要落在脖子上的那一刻,有人喊了一聲住手。崔延京睜眼一看,原來是之前她救治過的將軍,將軍讓手下將他們帶回了營地。將軍將崔延京和孩子們關了起來,威脅許任救治他的同伴。將軍承諾到只要許任能夠治好同伴,他就放了崔延京和孩子們。

許任看了看床上的病人,只見病人的肚子鼓得很大,他略施幾針,病人的肚子就消了下去。將軍履行了他的諾言,將崔延京和孩子們放了。當許任和崔延京帶著孩子們離開的時候,將軍的手下在背地裡向他們開槍,哥哥受傷了。好在將軍及時趕到,將軍制服了手下,他們才能逃過一劫。許任背著受傷的哥哥一路狂奔,哥哥的呼吸變得急促,他們偶遇了幾個僧人,僧人將他們帶回了寺廟。許任沒有處理過子彈的經驗,他讓崔延京給哥哥做手朮,崔延京看著血淋淋的傷口,她膽怯了,害怕哥哥死在自己的手裡。許任不斷安慰崔延京,崔延京最終克服了心魔,為哥哥取出了子彈,並為他縫針。幸運的是哥哥脫離了生命危險。

妹妹央求哥哥帶她回家,許任和崔延京就帶著兩個孩子回家。當他們再次回到村子裡的時候,看見到處都是尸體,兄妹兩的叔叔見到他們平安歸來,喜極而泣。妹妹被嚇得不輕,口吐白沫,許任為妹妹施針,崔延京覺得這個場景很熟悉,她想起了許浚。許任和崔延京將孩子們安頓好後就出發去京城,沒想到京城也遭到了倭寇的攻擊,君王出逃,許任被人捅了一刀,崔延京背部受傷。

第12集文字介紹

許任被人捅了一刀後回到了韓國,崔延京背部被砍了一刀,但是不至於致命,於是崔延京就留在了朝鮮。許任回來後沒有看見崔延京,他在大街上亂走亂竄,最後暈倒在地上。路人將許任送到了醫院,劉在河看見許任回來了,逼問許任關於崔延京的下落。許任將自己的針拿了出來,忍著劇痛將針插進了心臟,許任從劉在河眼前消失了。許任回到朝鮮後立即去找崔延京,一個男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男人將許任帶到了一個小房間裡,崔延京正在這裡。許任見到崔延京後十分激動,他緊緊抱著崔延京,仿佛她下一秒就要飛了。實則是許浚救了崔延京,崔延京想起了許浚穿越的事情,當年她的父親出車禍時,正是許浚救治了崔延京。當年許浚也是年輕氣盛,結果醫死了一個小女孩,許浚打算投河自殺,結果來到了韓國,因此和崔延京有這番淵源。許任急切地想要將崔延京帶回去,兩人回到了現代,但是崔延京的身上有傷,許任抱著崔延京直奔醫院。

醫院的人被許任嚇得夠嗆,崔延京的同事們趕緊為她治療,許任就在一旁看著,好幾個護士都嘲笑許任,在旁的崔延京臉都紅了。許任一刻也不離開崔延京,他無時無刻都在照顧崔延京。第二天一早,護士推門進來發現兩人睡在一張床上,嚇得護士的盤子都掉了,崔延京頓時被驚醒,臉羞得像紅屁股似的。兩人整天都待在一起,崔延京和許任的心裡都漸漸發生了變化。兩人一起吃飯,一起睡覺,許任的悉心照顧讓崔延京十分感動。

許任仔細端詳著崔延京美麗的臉龐,他向崔延京的嘴唇親了過去,崔延京沒有回絕,兩人第一次接吻。劉在河已經知道了許任不是現代人,他不再對許任存有敵意,但是看著許任和崔延京的關係一步一步發展,他為崔延京擔憂了起來,保不齊許任哪天就離開了。崔延京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她只想好好珍惜現在時光,其他的暫且不想。馬院長又帶著許任出診,這次他們來到了閔會長家裡,閔會長剛好買來一些名貴的藥酒,這些藥酒的價錢可抵當許任幾年的工資。

閔會長一邊和馬院長說著他的風流事,一邊讓許任給他把脈。許任如今已經改變了想法,他故意說閔會長的陽氣過盛,將閔會長剛剛買來的名貴藥酒倒了,閔會長氣得不輕,而許任一身輕鬆的走出了閔會長的家。馬院長有事搜尋許任,但是辦公室沒人,就連許任的家裡也沒人,許任的電話也打不通。

 【文中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視頻@愛奇藝台灣站】

創作者介紹

遺忘的足跡

candybear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